• 邓文迪传记-《邓文迪·默多克:帝国背后的女人》之一

“为文迪干杯!干了!”

中国江苏徐州,一个寒冷的晚上,8点,我们在海天假日宾馆的香溢阁餐厅吃饭,气氛愉快。宾馆的名字有点奇怪,这个位于黄河以南500公里、有着1000万人口的工业城市,并不是一个适合度假的地方。

我们提议为那件成功的“中国出口品”干杯。那是一位出身普通的女孩,1968年12月生于山东,生下来的时候,父母给她起了一个带有年代特点的名字——邓文革。十几岁的时候,她的名字改成了邓文迪。后来,她把自己从一个中国的简朴生活地,发射到一个巨大的家族企业中,这个家族的掌权者是当今世界最富有、最有权力的人之一。这位叫鲁珀特·默多克的掌权者成了她的丈夫。她在30岁前完成了这个跨越。

邓文迪这次以中国为起点的跨越更像是一次“大跃进”。她今年39岁,这个数字差不多是她丈夫年龄的一半。她同时也是两个潜在继承人的母亲。对于一个拥有700亿美元资产的、可能面临崩解的传媒帝国而言,其重要性毋庸置疑。默多克所代表的新闻集团的父权体系将走向何方?这个帝国正在就复杂曲折的继承权问题进行着一场搏斗。

这天是中国的“学习雷锋日”,我在徐州与邓文迪的老朋友和老师们共进晚餐,

他们刚刚带我在她的家乡转了转。她的排球教练,王重生;她昔日最好的朋友,李红;李红的丈夫,一个地方警察;邓文迪的高中班主任,早些时候和我一起喝过茶、聊过天。他们都是开朗、好客的人,我们很快成了朋友,细数着各种菜肴的精致程度——牛肉、鸡肉、鱼、海鲜,还有美味的饺子。长寿面上来了,引发了新一轮的祝酒辞:“祝文迪长寿!文迪好运!”一旁的电视机里在嗡嗡地说着什么,但是没有人留意,我们忙着为邓文迪的健康畅饮。

“干杯!为了文迪,干了!”

备受争议的苏北人

邓文迪在山东出生的时候,她未来的丈夫默多克正在收购伦敦的《世界新闻》。她是家中三个孩子里最大的,后来全家搬到了徐州,她在那里长大,算是苏北人。“苏北人”是个富有地方特色的词汇,用来统称强壮的、面色红润的、来自中国江苏北部的人,他们被认为是直率的、爽朗的、略带粗笨的,苏北人的形象在中国广为人知,这个词有一层含义是指他们不那么受人欢迎。

邓文迪的支持者和诋毁者们对她的评价各执一词。事实上,在默多克的传媒帝国内部,围绕邓文迪也分为这样的两大阵营。邓文迪招来两极分化的评价,“默多克和邓文迪”网站上的250多个帖子印证了这一点,而这个网站就架设在默多克拥有的MySpace上。人们的疑问是,她真的爱他吗,他对她呢?或者,他们的关系是由他们提供给对方的资源来定义的吗?——她被他的金钱和权力诱惑?他被她的年轻击败?或者还有他那渴望进入中国传媒市场的博大野心?进入这个市场的通道,曾经是他觊觎已久的。

很多人把邓文迪看成中国的贝基·夏普(Becky  Sharp,英国小说家萨克雷笔下的人物,是一位自信、坚强、个性十足、有着超人的情商、充满智慧、颇有才气的家庭女教师,被认为是善于钻营、为了挤入上流社会不择手段、贪恋虚荣的女版于连。),“鬼迷心窍”的默多克当然不会这样认为,默多克通常冷漠、精明、在事业上有着敏锐的洞察力。比如,当安娜·尼可·史密斯(Anna Nicole Smith,曾在1993年被《花花公子》评选为“年度女郎”,嫁给了89岁的石油大亨霍华德马歇尔二世,一年后大亨去世,由此因4.74亿美元的财产问题与大亨家属把官司打到了美国最高法院。2007年2月8日,在美国佛罗里达州一家宾馆昏倒后死亡,终年39岁。)去世的时候,英国《私家侦探》杂志发表了一张邓文迪的照片,配文把她描绘成全副武装、捕食男性的女人,标题是:“安娜·尼可·邓(Anna Nicole Deng):这个惯耍阴谋的迷人女性,偷走了这个愚蠢的老男人的心,还有他全部的钱!”虽然有这样的怀疑论调一直不绝如缕,但也有人认为,邓文迪的到来,对新闻集团来说是最好不过了。她能使这个集团,也能使它日益衰老的、处在王权统治末期的掌权者,返老还童。邓文迪的美国密友凯西·弗莱斯通(Kathy  Freston)、维亚康姆(Viacom)公司前总裁雷石东(Tom Freston)的妻子说:“大家说自从认识文迪以后,鲁珀特看起来比以前轻松、愉快了很多。看到她走进门的时候,他神情活跃;他们像是一个整体,是彼此的知己。”

一位新闻集团的经理级成员曾回忆起默多克和邓文迪一起乘坐小飞机的某次旅程,他目睹了他俩用好莱坞的是是非非与闲言碎语和对方插科打诨,“就像他们都仔细读过《人物》,并且很喜欢那本杂志”。

邓文迪小时候并不是位公主。从北京、香港到广州、徐州,随着探访的深入,这个结论日益变得清晰。在北京,默多克花费500万美元,为他俩买下了距紫禁城不远的一处四合院;在香港,1996年,邓文迪在默多克的Star TV实习,香港回归前夕,她正在派对中穿梭;在徐州和广州,她度过了俭朴的青少年时代。许多新闻集团内外的人并不了解中国。他们认为邓文迪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网,有能力把中国13亿消费者送到这个曾经在开拓中国市场方面犯下无数错误、目前只获得缓慢进展的集团面前。但是,在徐州,早年与邓家十分熟悉的邓文迪的高中班主任谢启栋说,邓文迪的爸爸只是一个国家机械厂的中层干部。“他是一个工程师,”谢老师记得,“在当时应该不是什么大人物。”

如果说邓文迪在中国很有名,那也只是以一个有权势的西方商人会说汉语的太太的身份为人关注。她扮演着默多克的准外交大使的角色,分发名片,上面很简单地写着——“邓文迪·默多克,新闻集团”。

在中国的新闻学院,学生们热烈讨论着默多克传媒帝国的扩张。他们得出结论说,默多克的集团并不是中国人民想要的外国传媒公司。一位曾经和邓文迪工作过的前新闻集团中国区经理说:“她总以为自己知道这点,但实际上并非如此,她不在中国生活已经20年了。”这位经理在北京听闻了人们对邓文迪的漫骂之词。“那几乎是鄙视!”谈到邓文迪如何打入一些圈子,

这位经理说:“这些对鲁珀特来说,没什么价值可言。”“邓文迪在她丈夫面前曾被中国的高级人物公开蔑视过,只是不懂汉语的鲁珀特并不明白那些刺耳的评价。”

遗憾的是,邓文迪拒绝接受我的采访,怀有敌意的新闻集团甚至不肯透露她的简历,也不接受电子邮件提问。我急切地想要知道邓文迪是否对自己的状态保持清醒,就像人们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会“掐醒”自己。她是否相信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在她身上发生了太多事情。对于一位江苏机械师的女儿来说,这些变化过于显著。“她很感激自己空降在一个罕见的人生境遇中,”她的美国密友凯西·弗莱斯通说,“她并没有假装她不是默多克太太,但是,她也没有滥用它。”



[本日志由 admin 于 2009-08-01 06:48 P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地址: http://www.dengwendi.com/trackback.asp?tbID=40
  • 1
sisi [2010-09-02 10:38 AM]
嗯,
老默也曾花钱让自己手下的写手们去美化他的中国太太,而且不允许他们暴露任何有关她的过去。
zhaolin1 [2010-06-20 01:03 AM]
最近邓文迪在中国花了大价钱收买不少媒体为自己做宣传,搞得好多年轻人和愚蠢成年人盲目“崇拜”她,说她有智慧、能力、目标、美国名校毕业!
具备这些条件的中国女性多了去了,她们怀揣梦想、脚踏实地、为实现社会价值奋斗在各个行业!
试问邓文迪为社会、全人类作出什么贡献了?在这个社会体现什么价值?
她只不过是个利用自己的雌性身体,跟不同的美国老男发生性关系,满足自己各种欲望的动物。
破坏人类的美好价值观!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的中国小丑!
希望媒体不要在破坏这种破坏道德底线的报道了!会教坏孩子!
一名80后的感言!
小爱 [2010-02-17 11:41 AM]
祝贺她,成功就是给每天努力的人。
  • 1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验证码:
内 容:
  • 粗体
  • 斜体
  • 下划线
  • 插入图像
  • 超链接
  • 电子邮件
  • 插入引用
  • 表情符号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1000 字 | UBB代码 关闭 | [img]标签 关闭